正文 九、往事如烟

    “安安,到了。”墨长战微微皱眉,看着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墨长安,出声提醒。

    “嗯。走吧。”墨长安低头,掩下眸中的忧愁缕缕。

    墨长安不紧不慢地跟着自家哥哥,很快就被这军区相亲的人山人海所吸引。

    “卧槽!墨长孤你个阴险小人!凭什么不让他们答应!”

    一个红衣女子的高声咆哮,立即吸引了墨长安的注意。

    但更让她感兴趣的是女子所喊的名字,有JQ呐!

    墨长孤的脸分分钟变得铁青,大垮步扛起红衣女子,不顾女子的挣扎一路朝着宿舍走去。

    墨长安目送着他们的背影越行越远。

    喵喵喵?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那是,大堂哥?”墨长安嘴角抽搐地发问,这是上演霸道总裁的经典桥段的了么?

    不过,嗯,这画风是不是有点不大对劲?

    “是。”墨长战应了一声,便扔下了自家的蠢妹妹。

    朝着不远处的一个窈窕美女挥手,“夏侯媛瑶。”

    墨长安默,她该说什么?唔……见色忘友?见色忘义?见色起意?

    美女转过头,认出了墨长战,露齿一笑,“长战,好久不见。”

    莲步轻移,到了墨长战跟前,和他来了个亲密的拥抱。

    ……墨长安惊呆了,冰山化了,好神奇!

    不过介个女人素谁!有点眼熟呢!

    “媛媛。”一道有些哀怨的声音传来,再看时只见夏侯媛瑶的身后多了一名剑眉星宇的男子。

    哦……墨长安了然,三角恋啊……

    woc?!三角恋?!这么和谐?!N!P!吗!墨长安被突如其来的惊悚糊了一脸。

    “这是我小妹,墨长安。”墨长战向来人介绍,嗯,无视了自家蠢妹妹写在脸上的不可描述。一看就知道最近又看小说了。回去把书都扔掉好了!墨长战不动声色的想。

    “安安,这是我以前的同学兼战友,白墨,旁边这位是他的夫人夏侯媛瑶。”

    哦……墨长安闷闷的,原来想多了哇,还以为有什么不得了的幕后呢。

    有点怀疑人生的墨长安点点头,礼貌的说了一句你好。然后,就淡然地走开了。

    不是她失礼了,而是她觉得站在那里无比尴尬!她患有尴尬癌晚期!

    ……你还敢再随性点么?墨长战想把墨长安揪回来骂一顿。不过人都走了就算了,下次一起算账好了。

    对此毫不知情的蠢妹妹本人:喵喵喵???

    总之,三个人也没鸟她,让她安静的独自一人凉快去了,自顾自热火朝天地叙起旧来。

    墨长安找了一个幽静的地方,看斑驳日影,不由得心生伤感,眼眶的泪水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继续想事情呢,还是,很难受啊!

    往事如烟,桩桩件件,历历在目,那么真那么深那么痛。

    墨长安的心抽痛起来。

    犹记惊鸿照影,少女的怦然心动。

    早已习惯他的冷漠他的霸道,早已习惯他的语气他的容貌,早已习惯他的相伴他的存在,并在朝夕相处的一天天里慢慢了解到他的伤痛他的一切,知道了他的好,就忍不住慢慢心动,就喜欢上,演变成不可割舍的爱。

    墨长安的内心世界——

    夏侯君临,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没有吧。可是我不敢。

    夏侯君临,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受不了你还牵挂着那个人的心痛。

    夏侯君临,我,到底该怎么办?我爱你,可我,不敢说,也不能说。

    夏侯君临,就让我这么默默的,默默的看着你从开始到未来,从现在到结婚,有一个幸福完美的家,做一个最了解你的人生的观众吧。

    人生若只如初见,就不会有这么多吧。

    爱,却不敢说,爱,在点滴中,爱,在迁就你的一切的不好,哪怕,是你的错误。

    墨长安的眼泪慢慢滴落下来,她没有抽泣,只是默默抬起手,拭去眼角的晶莹……

    往事如烟,忘却不了。

    也不知几时,那份爱,早已刻骨铭心。

    【这几天发烧反复,轻微贫血,没有更文,对不起。】

←可使用左右快捷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