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一、爱情是种毒

    天,渐渐染上彩霞,绚烂开一片浪漫的天色,紫色迷情数着多少热情到滥情,最后的冷情。

    军区,慢慢沉静下来,包裹在夜的宁静里。夏天的蝉不住的鸣,把墨长安的思绪带回到了以前。

    墨长安认识夏侯君临的时候,她12,夏侯君临19。那时的墨长安是一个很活泼的孩子,灌得一手好鸡汤。

    她在网上认识了夏侯君临这个失恋的大男孩,帮助他一步一步地走出来。

    在后来朝夕相处的日子里自己一点一点地爱上他,不可自拔。

    可她也一朝一夕明白,夏侯君临,终是忘不了那个女孩。

    在墨长安14岁的那个夏天,她与夏侯君临共赴一场晚会,相逢,认出了彼此。

    在之后的日子更加熟络起来,墨长安不时地去骚扰夏侯君临。

    在那一个夏天,她也认清的自己的位置,变得安静。

    因为那一件事在她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但她掩饰的很好,没有人看出来。

    墨长安深吸一口气,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安安。”一道女声打破了墨长安的世界,使她暂时从悲痛里清醒。

    墨长安抬眼,是墨长烟,自己的四姐。

    “四姐,怎么了?”

    “今天的军区相亲结束了,额…家里的几位貌似有点…总之你过去看看吧。还有,夏侯小姐的弟弟貌似要过来,你必须到场哦。”墨长烟绷着一张脸嘱咐。

    “知道啦知道啦,好姐姐,你快走吧,我等会就过去行了吧。”墨长安无奈的推搡着墨长烟。

    “啧,我等着你。”墨长烟乖乖地走了。

    墨长安叹了一口气,只得收拾清楚赶过去。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ก(ー̀ωー́ก) 

    “呼哧~呼哧~”墨长安一路狂奔到目的地,目测众人清一色猥琐表情,深感恶寒。

    这是要发生些什么大事的节奏啊!墨长安感慨万分,收拾好心情,她表示要坐看好戏。

    “嗨,安安。”苏懒懒童鞋欢脱地向她打着招呼。

    “……”要问苏懒懒为什么在这里,纯属因为她刚好是墨长安的二表姐。

    墨长安捂脸,有点方地拍拍裙子,找了一个座位坐下。

    “……”没有人再出声。

    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看在座各位老老少少一脸酝酿的表情加上嘴角那邪恶的笑容就知道了。

    “长孤啊。”慈爱的大伯先发话了。

    “……”墨长孤不做声。

    “你看这你和人家姑娘都啪过了,婚期——”大伯一脸八卦。

    “……”墨长孤和自个儿准夫人闭嘴不答话。

    “噗,咳咳咳、、”墨长安被口中的龙井给呛到了,这么露骨的话语真的是从一军区之长口中说出来的吗?!

    “咳。安安啊。”墨长孤语重心长地开口了。

    墨长安有点心塞地抖三抖,“我在,没死呢。”所以他妈别叫劳资给你解围啥的,滚!哪凉快呆哪去!劳资只是个吃瓜群众!墨长安内心咆哮,脸上挂着非常官方的微笑。

    “……我给你介绍下,这是你的准堂嫂,毒念影。”

    墨长安无语,这什么鬼名字……

    “不会二堂嫂会叫雪无情吧。”

    墨长安随口一说,自己也不知道两者之间有何关联。

    “……”不过真给墨长安说中了……只是名字有些出入,她的二堂嫂叫雪舞卿。

    “你们继续逼婚,我就不打扰了。”墨长安摆摆手,她要脱离这硝烟四起的战场。

    家中各位老大得到了小公主的准许就对着一对新人开始了新的轮番轰炸。

    墨长安则是乖巧地坐在角落里沉思,看着眼前的喧嚣,红了眼眶,这种幸福,她也好想自己拥有,若是自己晚年也能如此该有多好。

    喧闹里,一双大长腿出现在黑影里,是夏侯媛瑶的弟弟——夏侯君临。

    爱情,有时候也是种毒,毒在不时想念你,你又刚好在这时候来临。

    (本文目前还在修改,若有不好请多海涵。)

←可使用左右快捷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