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五、卑微如此

    “你就这么喜欢他?”夏侯君临可谓是怒火中烧,冷冷地打断了墨长安念台词的正在兴头上。

    墨长安转头,看清来人,那叫一个囧。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夏侯君临pia地一下,释放出强大的冷气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与你何干?”墨长安不留余力地嘲讽回去。

    他大爷的!

    他夏侯君临明明有喜欢的人了,凭什么还要来招惹她?

    现在这么一副责问的语气又是怎么一回事?

    呵呵,不觉得可笑么?

    墨长安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那嘲讽落在夏侯君临眼底,痛在夏侯君临心底。

    “你就这么爱他,放不下他?!”夏侯君临青筋暴起,怒气冲冲地质问。

    墨长安只是撇头,没有作答。

    她并不觉得澄清事实能怎样。

    同样,她觉得事已至此多一层误会又如何?

    反正都一样,夏侯君临离自己是越行越远。

    这样的她更让夏侯君临确认了自己刚刚发出的疑问。

    呵,不觉得可笑么?

    他爱的人从未变过耶?

    他还为了那个所谓的前女友和她冷战了耶?

    有没有搞错?

    现在动怒又算几码事?

    墨长安的眼眶多了几分湿润,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

    能不能,放过她

    “说话!”夏侯君临急切的想要听到墨长安的否认。

    只是他的强硬让墨长安觉得委屈。

    凭什么?

    他凭什么对她吼,对她发脾气?

    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

    他又已什么身份插入她生活?

    再次闯入她视野他,凭什么?!

    就不能让她好好静静么?

    墨长安的眼角滑下一滴清泪。

    墨长安委屈地嘟着嘴,不愿再理他。

    夏侯君临冷静了下来,冷漠地问一句,“你爱他么?”

    墨长安没有说话,夏侯君临留下一句,“我知道了。”

    就转身走了,离开了她的世界。

    墨长安浑身乏力地走下床。

    任脸上泪水肆意,靠着墙,“你知道了?”

    “你知道了?知道了?”

    “你知道了些什么呢?你又何尝知道过些什么?你知道,我爱的,一直是你吗?”

    墨长安哽咽着大声质问着空气。

    “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爱的你吗?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爱着你吗?你知道我对你的爱变过吗?”墨长安哽咽着,把内心所有的秘密都吐了出来,可惜主人公已离去……

    没有人听她宣泄自己的感情。

    这么多年以来的伪装一下子都卸下,这么多年以来修筑的心防一下子都坍塌,这么多年来的委屈一下子都爆发。

    墨长安哭了,又笑了……

    不是所有的爱都有机会说出口,墨长安深知这一点,但还是很遗憾,没有让夏侯君临听到,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就像剧本里说的一样,她的爱如此卑微,哪有勇气去说爱?

    在他的心里位置如此卑微,哪有资本去赌一场韶华?

    墨长安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好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光鲜亮丽,可真正的她却是非常孤独和寂寞。

    只有强颜欢笑,勉强支撑着,才不会从天上损落……

    “我的爱如此卑微,哪有勇气说出口?我的爱如此卑微,哪有坚强去面对失败?我的爱如此卑微,哪有自信去迎接挑战?我的爱如此卑微,哪有希望站在你的身旁?”墨长安喃喃。

    是的,她的爱如此卑微,可又是那么出尘地美……

    卑微如此,怎敢勇敢?

    卑微如此,怎敢坚强?

    卑微如此,怎敢希望?

←可使用左右快捷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