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三、一段昏黄

    2.月色撩人

    婚房内,两人饮完交杯酒,相对而坐,无言。

    “落允,无周就这么令你念念难忘?”

    司允安抿嘴,落允是她为神时候的名字,他果然还没忘……

    十道轮回九回首,他都在,一直都在。

    司允安叹气,眸中闪过无数凄苦,“阿俦,为我等,不值得。”

    司允安看着眼前这个丰神俊朗的男子,同是天涯沦落人,也一样放不下所爱之人。

    如此,只会伤了他人。

    “这是我的事。”阎俦吭声。

    “为什么?”司允安发问,她的心不可能再给别人了,这他明明知道的。

    徒劳无功的事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坚持?

    阎俦没有作答,眸色更深。

    “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静默许久,司允安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除了我的心。”

    月色撩人,司允安吐出的话却是如此伤人……

    “若是本王不依呢?”

    此刻的阎俦不再称我,而是本王,证明司允安的话惹到他了。

    阎俦双眼一眯,静待下文。

    “不依,我便死在你的面前!”司允安毫不畏惧的对上阎俦危险的眼眸。

    果然,阎俦青筋暴起,伸手将司允安扔到喜床上,欺身压上。

    这一夜,又多了一分落红……

    婵娟清丽,洒满窗边,月色朦胧下,阎俦抱着昏过去的司允安沉默,他可以护她一时周全,却护不了她永生长安。

    那些人,也要开始蠢蠢欲动了吧?

    以他的力量,完全可以碾压他们,只是,不知自己身上的这毒如何了,若是不解,一切都不好说了……

    抱着怀里的女子,阎俦眸色更深一分。

    3.光阴里悄悄动心

    “湘奴,备水,给王妃沐浴。”

    阎俦对外面司允安带来的丫鬟下令。

    他则是身无寸缕地抱起同样身无寸缕的司允安,准备帮她清洗身子。

    热气朦胧中,司允安悠悠转醒,只觉得下身撕扯一般的痛,抬眸,对上阎俦的墨瞳,羞红了脸,低声咒骂了一句,“死流氓!”

    “乖。”

    阎俦好笑的安慰着炸毛的某只。

    司允安老脸一红,双手护胸,把阎俦赶出去了。

    被赶走的阎俦无奈的笑了笑,乖乖的站在门口等司允安。

    一袭粉衣飞扬,司允安出现在阎俦的视野,小小的惊艳了他一番,“走吧。”

    阎俦握住司允安的手,好温暖,司允安诧异,默默的跟着他一起上了马车,进宫敬茶。

    有一种爱情,叫做日久生情,有一种姻缘,叫做缘浅情深不由人。

    自打阎俦娶了司允安,便把她养的好好的,远方太多悲凉,是谁也会贪恋近处微暖。

    就在朝夕相处中,司允安的心也动了,只是她不自知。

    4.茶楼小叙

    一日,风和日丽,却也是暗潮汹涌。

    冷无周约司允安茶楼小叙,司允安一阵晃神,想起了往事种种,心生凄凉,悲愁无量。司允安留书一封:今与无周“烟雨小楼”一叙,勿念。

    带上丫鬟湘奴、寰奴赴约小叙。

    正是烟雨时令,细雨霏霏,三把油纸伞在人群中移动。

    “王妃娘娘,到了。”湘奴附在司允安耳边轻语。

    “本妃一人即可,你们回府。”

    司允安一阵失神,眼眶微微湿润,时光翩然轻擦,一转眼早已是物是人非。

    她为人作嫁,他已为人夫。

    “王妃——”寰奴急忙开口,她要守在司允安的身边已确保她的安全。

    本来,王妃只带她们两人出来已是极其不安全的了,如若在撇下她们二人,就——

    “不必多说,本妃有本妃的思量,你们难道是想违背本妃的旨意?”

    司允安抬头看那木匾上四个行楷,眉间多了一分厉色。

    “奴婢不敢,是奴婢逾越了,还请王妃娘娘恕罪!”

    湘奴寰奴急忙下跪。

    “退下。”

    “是。”

    湘奴寰奴面面相觑,不敢违命,只得退下。

←可使用左右快捷键翻页→